农药资讯 家电资讯  综艺频道
明星资讯 娱乐资讯 教育资讯 
文化资讯 新能源 宠物资讯 求职招聘
健康资讯 医疗资讯 趣闻趣事 化工资讯
人工智能
游戏资讯
 
刘烨:我要牢记演员的身份 别变网红
http://nyiqrd.cn  2020-08-28 17:28:45  

  刘烨说话很有特点,慢。如果说快了,语言在他的口腔里,像是抢跑了的运动员,一句赶一句,突然就显得有点磕绊。

  这种慢,不是拉长每个字的音,而是一种可以被标签为耿直、忠厚的节奏。演员刘烨的说话节奏,与段子手火华社长发微博的节奏,成为了这个人的双面。

  有趣的是,活在文艺片里忧郁得像小鹿的他,和那个在微博上晒娃晒“盛世美颜”的他,这两面从来不过分交集——你很少看到刘烨执迷于喜剧,这些年只有《厨子戏子痞子》有点像癫狂的“火华社社长”。

  他唯一让自己在公众面前活得像“段子手”的时刻,可能是在发布会上,配合着的气氛,开几个玩笑。他把网络和工作区分的特别清楚。

  “这么多年,可能朋友比较熟的就是火华社社长,或者《爸爸去哪儿》,我也拍了一些商业片,但是我觉得离我十八年前入行的时候那种感觉越来越远。虽然讲实话,有些知名度了,但是感觉离自己骨子里的东西越来越远。”刘烨说。

  我是演员,这是我正式的职业

  刘烨说自己从来不看自己的电影,不看是因为自信的问题。

  这个阴影来自1998年的《那山那人那狗》,1999年,片子拿到北影厂放映。刘烨和当时的北影厂厂长韩三平、导演霍建起以及其他几个人围在一起看。那个时候还在上学的刘烨看到银幕上的自己时,觉得“特别恶心”。

  那次放映之后,刘烨就基本不再看自己演的电影。不看,是为了维持自己的自信。关于这一点,刘烨有个理论:“演员是很需要自信的,你在自信的时候你在演戏,跟不自信的时候演戏是两个样子。”从这以后,他选择了维持这种“无知的自信”。

  刘烨很看重这种自信给表演带来的力量。今年的6月19日,刘烨在上海拿下了金爵影帝。手举奖杯站在台上的他流下了眼泪。结束后,刘烨在后台的采访中提到了自己的太太和两个孩子:“我想他们现在应该特别激动。毕竟我距离上次得奖已经十几年了。”

  上次拿奖,是12年前凭借《美人草》获得的金鸡奖。这中间隔着的十几年让他觉得着急和不自信。他对于重要奖项的肯定溢于言表:“奖项会让人变得更自信,对自己坚持走这条路会更自信,特别高兴。”

  然而在这条路上,他时刻地自我纠结。急于用各种东西来填充不自信带来的焦灼感,这些包括曝光度、商业以及物质。在没有获奖的这12年里,他演了不少自己口中的“商业片”,以至于当我们问他,难道不希望别人说自己是好演员的时候,刘烨的回答出乎我们所料:“我相信自己好演员,但是你也拍一些别的各种各样的,又没那么理直气壮。”

  说这番话的时候,是《夜孔雀》上映我们做的第一次采访,刘烨演一个纹身师,还没有拿到上海的那尊金爵。

  相信自己是好演员来源于自己较劲的性格。所有工作必须做好,原因是害怕没面子,用刘烨自己的话来说是:“特别不想让任何人说出我不好来。”这种紧绷的演戏状态在刘烨刚开始演戏的时候很明显,上大学的时候,他被老师灌输,要塑造人物,每个人都做千面人。

  刘烨现在回忆起那段岁月,叫它“中央戏剧学院学生的骄傲感跟自负”。

  “年轻的时候那真是演啊,就下个戏一定要跟这个性格不同,再下个戏一定跟这俩性格不同,那真是,就各种各样的人,各种各样的性格,那真是玩儿命演。”

  那段时间里,《巴尔扎克和小裁缝》《紫蝴蝶》《茉莉花开》《无极》《天堂口》,他挑到的角色气质都不尽相同。

  但现在,刘烨再去看这段疯狂接戏的时候,会发现还是要演跟自己比较接近的才是对的。刘烨在两次采访里都举了演黑帮大哥的例子,演的时候脑袋里闪的都是黑帮片,最后出来的效果匠气十足。

  “演员其实到最后转来转去还是转到一个小圈子里去了。”

  所以自我评价“鲁莽、直接、坚定”的刘烨从《硬汉》开始演了不少军人、警察的戏。到《我的战争》里的孙北川,已经是大银幕上有名有姓的第5个类似形象。

  这样的经验让他给同剧组的演员也带来不少帮助。拍摄《我的战争》时,有一天,他对王珞丹说:“我觉得你这个角色应该是大范儿的。”王珞丹在回忆起这次聊天时,告诉我们,她当时也没明白什么是大范儿。刘烨的解释是,没有特别多的扭捏。战争的年代里,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,都是很直接。

  “我对她说,你感觉这个人,心是可以装下整个战场。”在我们向刘烨求证这段对话的时候,他加了这么一句。


合乐娱乐平台 www.hele688.com